审判规则首页 服务指南 |  意见建议 客服电话:4008191230 用户名:密码: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中码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经营者义务·法定义务·提供真实信息 (C02030122)
【 案号 】 (2006)泸民终字第783号 【 案由 】 买卖合同纠纷 【 判期 】 Sat Feb 17 08:00:00 CST 2007
医疗机构发布虚假广告售药时消费者有权诉请双倍返还购药款
王泉诉东方肾脏病医院、四川日报社买卖合同纠纷案
审判规则
【 规力 】  最高法院公布的具有指导作用的案例中确定的审判规则
  医疗机构仅出售药品和医疗器械,并未提供医疗服务,则与购买者之间构成消费关系。医疗机构在报刊上登载与事实不符的虚假广告,已被工商行政部门认定为违法广告,并给予行政处罚,而消费者基于违法广告的误导购买了未达到广告宣传效果的药品及医疗器械,在服用购买的药品及使用治疗器械后,病情未得到改善,且造成其经济损失,故消费者有权请求双倍返还购药款。 
【 关词 】
民事 买卖合同 医疗机构 销售 违法药品广告 消费者 欺诈 购买药品 经济损失 赔偿责任 双倍返还 治疗费用
【 基情 】
  东方医院(东方肾脏病医院)于1999年4月20日在报社(四川日报社)报纸上登载了《治疗肾脏病尿毒症的新希望〈东方肾脏病医院中医全息根治疗法〉》的广告,介绍了肾脏病、尿毒症的中医全息根治疗法的特点、疗效、临床应用、治疗方式。王泉在报纸上看到了该广告后,向东方医院进行咨询,东方医院则在1999年5月13日,以信件作出了其医院中医全息疗法能从根本上治疗肾脏病的回复。据此,王泉于2003年10月至2004年10月,向东方医院邮购了“东方生力散”、“东方肾病胶囊”和“GS系列全息治疗仪”,支付价款20 180元。但王泉服用上述药品及使用治疗仪后,病情未得到改善。因认为东方医院的广告宣传不实,遂王泉于2005年2月,向相关部门反映了情况,潍坊工商局(山东省潍坊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了内容为其已对东方医院发布的医疗、内部制剂广告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处理,且责令其停止发放违法广告的回复。
  王泉以东方医院在报刊上登载虚假广告,使其受误导购买相关药品和产品,损害其经济利益,报社在其报刊上刊登虚假广告,亦应承担侵权责任为由,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东方医院双倍返还医疗费用4 0360元,报社赔偿相应损失。
  一审期间,王泉撤回了对报社的起诉。
【 争点 】
药品经营者刊登虚假广告,致消费者受虚假广告宣传的误导而购买药品及医疗器械,消费者使用医疗器械后,病情未好转,且遭受经济损失,在此情况下,经营者应承担何种赔偿责任。
【 审果 】
  一审法院判决:东方医院双倍赔偿王泉医疗费用40 360元。
  东方医院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称:原审认定其损害了王泉的合法权益,无事实根据;原审适用法律不当;因医疗服务的特殊性,患者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消费者,其不应赔偿双倍医疗费;王泉撤回对日报社的起诉不当,原审遗漏当事人。因此,请求二审依法撤销原判,驳回王泉的诉讼请求。
  王泉辩称:原审认定广告欺诈的证据充分。东方医院的广告中含有能够根治肾病的内容,误导其接受治疗,结果又达不到根治的效果,故东方医院发布虚假广告侵害其合法权益。本案是因广告欺诈引起的消费者权益纠纷。东方医院为营利性的医疗机构,所以其利用虚假广告欺诈消费者应当双倍赔付。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审判规则评析 】
  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的民事主体为消费者,与之相对,提供生产、销售的商品或提供服务的民事主体为经营者。药品经营者同时出售药品和提供医疗服务给患者时,双方之间构成医疗服务关系。若药品经营者仅出售药品和医疗器械,并未提供医疗服务,则双方之间构成消费关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消费者因经营者利用虚假广告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此外,该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一倍。”故药品经营者发布虚假广告,诱导消费者购买药品,消费者有权请求双倍返还购药款。
  就本案而言,东方医院发布的中医全息根治疗法可以根治肾脏病的广告,已被工商部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认定为违法广告,并给予行政处罚。而王泉作为消费者基于违法广告的误导购买了未达到广告宣传效果的药品及医疗器械。王泉服用上述药品及使用治疗器械后,病情未得到改善,且造成其经济损失,东方医院应当对王泉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双倍返还医疗费用。
【 适律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二条 因产品质量不合格造成他人财产、人身损害的,产品制造者、销售者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运输者、仓储者对此负有责任的,产品制造者、销售者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三十九条 消费者因经营者利用虚假广告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

第四十九条 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一倍。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十四条 药品、医疗器械广告不得有下列内容:

(一)含有不科学的表示功效的断言或者保证的;

(二)说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的;

(三)与其他药品、医疗器械的功效和安全性比较的;

(四)利用医药科研单位、学术机构、医疗机构或者专家、医生、患者的名义和形象作证明的;

(五)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禁止的其他内容。

第三十八条 违反本法规定,发布虚假广告,欺骗和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由广告主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设计、制作、发布的,应当依法承担连带责任。

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不能提供广告主的真实名称、地址的,应当承担全部民事责任。

社会团体或者其他组织,在虚假广告中向消费者推荐商品或者服务,使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连带责任。

【 法订 】

1.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2009827日修改,自2009827日起施行。本案例适用的第一百二十二条内容没有变更。

2.(1)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2009827日修改,自2009827日起施行。本案例适用的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九条内容没有变更。

(2)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20131025日再一次修正,自2014315日起施行。本案例适用的第三十九条修改为第四十五条,内容修改为:

第四十五条 消费者因经营者利用虚假广告或者其他虚假宣传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广告经营者、发布者发布虚假广告的,消费者可以请求行政主管部门予以惩处。广告经营者、发布者不能提供经营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广告经营者、发布者设计、制作、发布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应当与提供该商品或者服务的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社会团体或者其他组织、个人在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或者其他虚假宣传中向消费者推荐商品或者服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应当与提供该商品或者服务的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本案例适用的第四十九条修改为第五十五条,内容修改为:

第五十五条 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经营者明知商品或者服务存在缺陷,仍然向消费者提供,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受害人有权要求经营者依照本法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一条等法律规定赔偿损失,并有权要求所受损失二倍以下的惩罚性赔偿。

 

【 效力与冲突规避 】
指导性案例 有效 参照适用
【 同例 】   (7)
  1.不规范使用“中国名牌”标识不构成欺诈 —— 于……诉天……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2.经营者实施欺诈行为致消费者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 —— 任……诉洛……合同纠纷案
  3.经营过程中的错误行为因不存在欺诈故意而不构成欺诈 —— 孙……诉芬……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4.以不作为方式误使消费者错误消费的构成欺诈 —— 陆……诉……买卖合同纠纷案
  5.销售公司违反合同约定应赔付消费者损失退还购车费 —— 苏……诉上……有限公司、广……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6.销售者未标明中奖概率的构成欺骗性有奖销售 —— 赵……诉北……胜门超市、北……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7.消费者基于虚假信息购车但经营者不知车辆实情不属消费欺诈 —— 朱……诉重……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 案息 】
【权威公布】 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五起审理食品药品纠纷典型案例(2014年1月9日)
【检码】 B0304+74++SCLZ++0407B
【审理法院】 四川省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级程序】 第二审程序
【审理法官】
【上    诉    人】 东方肾脏病医院(原审被告) 【被上诉人】 王泉(原审原告)

裁判文书原文  (如使用请核对裁判文书原件内容)
    《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东方肾脏病医院。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泉原审被告:四川日报社。

上诉人东方肾脏病医院因与被上诉人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人民法院(2006)江阳民初字第58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1999420日,被告在报纸上登载了《治疗肾脏病尿毒症的新希望〈东方肾脏病医院中医全息根治疗法〉》的广告,该广告对肾脏病、尿毒症的中医全息根治疗法的特点、疗效、临床应用、治疗方式等进行了介绍。原告看到了这则广告后,向被告进行了咨询,1999513日,被告对原告的咨询用信件进行了回复,内容为其医院中医全息疗法能从根本上治疗肾脏病。200310月—200410月,原告向被告邮购20180元的“东方生力散”、“东方肾病胶囊”和“GS系列全息治疗仪”。原告服用被告提供的药品和使用了治疗仪后,病情未得到改善。20052月,原告认为被告的广告宣传不实,向有关部门进行了反映,山东省潍坊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对原告的反映进行了回复,内容为:该局已对被告违反《广告法》发布的医疗、内部制剂广告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处理,并责令其停止发布违法广告。原告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双倍返还医疗费用40360元。诉讼中,原告撤回对报刊单位的起诉。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刊登的广告内容和出具给原告的信件中隐含了能够根治肾病,误导了原告接受被告的治疗,使原告花费了不必要的医疗费。这种误导行为,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故原告诉讼要求被告双倍返还医疗费的主张合法,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东方肾脏病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王泉40360元。案件受理费1624元,其他诉讼费650元,合计2274元,由被告承担。

  东方肾脏病医院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一审程序违法。因上诉人同时有另一案件需在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开庭,上诉人有正当理由申请原审法院另定开庭时间,但原审法院未予准许而进行缺席判决,是错误的。(2)原审认定上诉人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无事实根据。(3)适用法律不当。因医疗服务的特殊性,患者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消费者,原审法院判令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双倍医疗费于法无据。(4)被上诉人撤回对四川日报社的起诉不当,原审法院未将四川日报社列为被告属漏列当事人。上诉人并未委托四川日报社登载广告。因此,请求二审依法撤销原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答辩认为:(1)上诉人要求延期审理证据不充分,一审进行缺席判决是正确的。(2)一审法院有权准许被上诉人撤回对四川日报社的起诉。(3)一审认定广告欺诈的证据充分。上诉人的广告内容含有能够根治肾病,误导被上诉人接受治疗,结果又达不到根治的效果,这已经造成了侵害被上诉人的合法权益的事实,上诉人故意曲解一审判决的文意,以未构成医疗事故或医疗损害就没有给被上诉人造成损害为由进行搪塞。本案是因广告欺诈引起的消费者权益纠纷,应当适用消费者权益保障法。患者为生活消费接受医疗机构提供的有偿服务,这也符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赋予消费者的含义。上诉人为营利性的医疗机构,所以其利用虚假广告欺诈消费者应当双倍赔付。

  本院审理认为:上诉人以另一案件开庭时间与本案一审开庭时间均为同一天为由,要求一审延期审理,但其所举传票为复印件,未证明该证据的,故一审以其证据不足,未准许其延期申请并无不当,本院对上诉人因一审未准许其延期审理申请而主张一审程序违法的上诉理由不予支持。

  上诉人在报纸上登载了《治疗肾脏病尿毒症的新希望〈东方肾脏病医院中医全息根治疗法〉》的广告,该广告对肾脏病、尿毒症的中医全息根治疗法的特点、疗效、临床应用、治疗方式等进行了介绍。广告中含有根治肾脏病的内容,这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十四条第(一)、(二)项规定的,即广告不得有含有不科学的表示功效的断言或者保证;也不得有说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的内容。山东省潍坊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给王泉的书面回复也证实,该医疗广告的确违反了广告法的有关规定,该局已责令东方肾脏病医院停止发布并给予了处罚。王泉因受该医疗广告的误导,购买了东方肾脏病医院的药品治疗仪器,从而造成经济损失。作为广告主的东方肾脏病医院对王泉构成了广告侵权,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东方肾脏病医院否认其委托四川日报社发布广告的事实,但是四川日报的广告版整版刊登了该则广告,若未经委托即予刊登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违反本法规定,发布虚假广告,欺骗和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由广告主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明知或者应当知道广告虚假仍设计、制作、发布的,应当依法承担连带责任。”所以,东方肾脏病医院不承担责任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至于四川日报社,如果其明知或者应当知道广告虚假仍发布的,应当依法承担连带责任。但是,王泉在法院告知该法律规定的情况下,自愿申请撤回对四川日报社的诉讼,即是对其诉讼权利的处分,一审准许其撤回对该单位的诉讼并无不当。

本案不是基于药品或者治疗仪导致人身伤害而产生的损害赔偿诉讼,而是基于违法广告误导了王泉,使其在信任东方肾脏病医院能够根治肾病的情况下,购买该医院的药品或者治疗仪,经过治疗后未达到广告所宣传的效果,从而造成的经济损失。《广告法》并未规定造成了人身损害才符合广告侵权的赔偿条件。上诉人以无医疗差错或不构成医疗事故,就认为王泉没有损失,也就不应当赔偿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三十九条规定:“消费者因经营者利用虚假广告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第四十九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一倍。”因此,上诉人关于购买药品和治疗仪的行为不属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调整范围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也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